问卷调查:患者对粪菌移植及经内镜肠道植管术知多少?

发表时间:2020-09-29 17:25

摘要:中国炎症性肠道疾病患者对粪菌移植和经内镜肠道植管术的认知以及态度研究

粪菌移植(fecal microbiota transplantation, FMT)治疗炎症性肠病(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s, IBD)的价值已被越来越多的证据证实,经内镜肠道植管术(transendoscopic enteral tubing, TET)作为一种新型的FMT输送途径在中国已得到广泛应用,相关研究也表明患者的满意度较高。但是没有大规模的数据报道中国炎症性肠道疾病(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IBD)患者对TET和FMT的认知以及态度。World Journal of Clinical Cases近日发表了一篇来自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消化医学中心关于“IBF患者对通过TET行FMT治疗的认知和态度”的问卷调查研究。

文章来源:
Zhong M, Sun Y, Wang H, et al. Awareness and attitude of fecal microbiota transplantation through transendoscopic enteral tubing among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patients. World J Clin Cases. 2020; 8(17): 3786-3796

单位:
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消化医学中心

原文链接:
https://www.wjgnet.com/2307-8960/full/v8/i17/3786.htm

TET指经内镜辅助植入软管并固定于肠道深部,管道沿肠道与外界相通,具体包括两种:结肠途径TET和中消化道途径TET。TET的出现,使得重复多次FMT治疗及全结肠灌肠给药成为现实。

一个新的临床治疗方法的应用不仅取决于其疗效,还取决于医生和患者的认可和态度,既往已有研究表明中国医生对 FMT 有很高的认识和接受度,,但是患者对其的认知和态度的数据仍有待研究。根据本团队在实施FMT和TET方面的经验,编制了一份匿名问卷,对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南京医科大学附属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和昆明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IBD 患者以电子问卷的形式进行了关于TET和FMT的认知和态度调查。主要根据患者有无FMT和TET相关经验进行分析。

总共返回了652份问卷,有效问卷数为620份(95.1%),其中109名 (17.6%)患者曾经接受过FMT治疗。对于没有接受过FMT的患者,近一半的患者没有听说过FMT(44.6%, 228/511),并且高达80.6%(412/511)的患者未曾听说过TET,而大众媒体和医生的推荐是他们获得相关知识的主要途径。

 

*图注:患者首次了解FMT(A)和TET(B)的途径。

向患者解释关于FMT的相关信息后,61.5% (314/511) 的患者表明愿意接受FMT治疗,相关因素分析发现溃疡性结肠炎(ulcerative colitis, UC)患者接受FMT治疗的意愿明显高于克罗恩病(Crohn’s disease, CD)患者 (P = 0.012);对于不愿意接受FMT的患者,他们最担心的是没有足够的临床证据证实其有效性。

 

*图注:支持FMT(A)和不支持FMT(B)的主要原因。

在对FMT移植途径进行调查时,根据目前临床常用的方法,我们给予患者5个途径并进行相关解释:胃镜途径、结肠镜途径、结肠TET、中消化道TET、灌肠,然后让患者选出自己最愿意接受的途径。结果发现,在第1组无FMT经历的患者中,216/511 (42.3%)的患者更倾向于灌肠这种无创的途径;而在第2组曾进行过FMT治疗的患者中,31.2% 的患者更倾向于选择胃镜途径 (p < 0.001)。针对患者对TET的选择中,我们发现第2组 CD 患者选择中消化道TET的意愿明显高于第1组 (29.0% vs 13.3%,p < 0.001);在UC 患者中,第2组患者选择结肠TET 的比例明显高于第1组(42.5% vs 25.4%,p < 0.001)。

 

*图注:患者最愿意选择的FMT移植途径(A:CD患者; B:UC患者)。

对FMT和TET的推荐意愿分析结果显示,有FMT经历的患者较无FMT经历的患者更愿意向他人推荐FMT (94.5% vs 86.3%,p = 0.018),而其他因素之间无显著性差异。此外,接受过经TET的患者对FMT的态度比无TET经历的患者更积极 (98.5% vs 87.8%,p = 0.017)。在推荐TET意愿方面的多变量分析显示,疾病类型 (OR = 0.614, 95% CI: 0.423-0.891,p = 0.01)是影响该意愿的独立因素,UC 患者比CD 患者更愿意向他人推荐TET (50.7% vs 41.5%,p = 0.01)。

在既往的研究报道中,与FMT 相关的“恶心”因素影响了患者对该疗法的兴趣。自2014年以来,我们团队的FMT制备方法不同于传统的手工FMT,其被命名为洗涤菌群移植 (washed microbiota transplantation, WMT),指在高级别实验室条件下,基于智能粪菌分离系统,对健康供体粪便完成菌群分离、漂洗、定量、储存,并涉及相应的转运、合适给入途径等过程。实践证明,在提高安全性、丰富微生物群的数量和改进质量控制方面,WMT 优于手工制备FMT。2020年07月,由中国两岸三地15座城市28名专家组成的专家委员会,以“粪菌移植标准化研究小组”集体名义署名发表了《洗涤菌群移植方法学南京共识》。TET和WMT的出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消除患者对该疗法美学以及安全性的担忧,提高患者对该疗法的接受度。

综上所述,目前中国IBD患者对FMT和TET的认知水平仍较低,并且对 FMT的态度会受到患者FMT和TET相关经历的影响。有FMT和TET相关经历的患者对FMT表现出更积极的态度。通过了解IBD患者对FMT和TET的看法以及态度,能够为我们开展标准化FMT以及相关临床工作提供更多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