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决策 治疗 评价 安全

1.     高血压是一种高发病率的常见疾病,但通过当前的干预措施仅有三分之一病人的血压能得到有效控制。 2.     肠道微生物群可以改善人体免疫、炎症和代谢等,与健康息息相关,这为高血压的研究提供了一个新视角。 3.     肠道微生物群可通过自身丰度或组成改变、产生各种代谢产物等方式直接或间接影响血压。 4.     众多动物实验和临床研究已经证明益生菌可有效调节血压。 5.     动物实验发现粪菌移植(FMT)可使高血压动物获益,但尚缺乏临床研究验证人体功效,有待进一步探究。...

人类科技发展已经达到从未有过的高度,“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但是,人类从未摆脱用人的粪便给人治病的现实需求(Zhang,et al. 2018)。古人使用美化的名词“金汁”、“黄龙汤”,虽然智慧满满,但受限于技术,也实属无奈。 时至2011年,粪菌移植(fecal microbiota transplantation,FMT)将“粪便移植”取而代之,作为规范的学术交流名词,目的只是导向认识这一技术的本质,并未改变实施方式...

盆腹腔肿瘤放疗后可引起放射性肠炎,以腹泻、出血、腹痛、直肠阴道瘘等为主要表现,对于常规治疗无效的患者,其生活质量受到严重影响。Radiotherapy and Oncology发表来自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张发明教授团队的最新临床研究,首次报道了用洗涤菌群移植(WMT)治疗人慢性放射性肠炎的临床证据,提示调节肠道菌群的干预方法治疗放射性肠炎的价值。 丁筱医生会在接下来视频中为我们解读WMT治疗慢性放射性肠炎的临床证据。...

肠道深部置管是重要的临床诊疗技术,通过放置在肠道内的管道,可实现肠内营养,胃肠减压引流,消化道内给药,菌群移植,留取肠道内液体标本,肠道旷置等目的。  依据十二指肠乳头和回盲瓣作为腔内可见、腔外可及的解剖标志,将消化道分为上消化道、中消化道和下消化道三段。传统的菌群移植途径涵盖了上,中,下消化道[1, 2] 。结肠镜是FMT最经典的给入途径,但只能满足于单次治疗。灌肠行FMT虽可满足多次治疗,但菌液只能到达直乙结肠,无法覆盖全结肠。且本团队前期针对溃疡性结肠炎的研究结果提示,很多病人因腹泻严重,不能保留输注的菌液达到必要的时间以供定植,治疗效果不佳。...

1. 分析174名粪菌移植(FMT)升阶策略(step-up FMT)治疗克罗恩病(CD)的长期随访患者,随访1-6年; 2. 定义7项CD患者的“困难”为需要解决的靶标:腹痛、腹泻、便血、发热、激素依赖、肠皮瘘、活动性肛瘘,评价FMT的有效“打靶”效果; 3. FMT对7个“靶标”都显效,其中腹痛、腹泻、便血和发热3个月有效改善率分别为70.5%,62.3%,72%和76.5%; 4. 43.7%(76/174)、20.1%(35/174)的患者至FMT治疗后最后一次随访获得临床应答和持续临床缓解。...

虽然粪菌移植(Fecal microbiota transplantation, FMT)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价值已被越来越多的证据证实,但是其长期安全性还有待进一步评估。《Drug Safety》近日发表了一篇来自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消化医学中心关于“粪菌移植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长期安全性及疗效评价”的临床研究。这是一项基于中国菌群移植平台的真实世界研究,是目前粪菌移植治疗溃疡性结肠炎最大样本量的长期评价。该研究涉及了粪菌移植升阶治疗策略、智能粪菌分离系统、经内镜肠道植管术,研究者和患者均有望从中受益。...

1. Akkermansiamuciniphila(muciniphila)作为一种在肠粘液层稳定定殖的肠道共生菌,被认为是下一代益生菌的候选菌种之一; 2. muciniphila不仅可以有效改善机体代谢和免疫功能,而且在肿瘤治疗领域具有重要价值; 目前大多数研究都集中在 muciniphila与疾病之间的相关性,而对它们之间的因果关系探讨甚少; 3. Akkermansiamuciniphila有望成为肠道菌群相关疾病的治疗靶点,如结肠炎,代谢综合征,免疫性疾病和肿瘤等; 4. 初步的人体数据表明口服 muciniphila是安全的,但其作用需要在更大样本量的人体临床试验中进一步验证。...

1. 中华粪菌库(fmtBank)向全国提供针对难治性肠道感染的挽救性粪菌移植(FMT)治疗; 2. fmtBank救治的18名重症监护室(ICU)抗生素相关性腹泻(AAD)患者,共接受33次挽救性FMT; 3. 72.2%的患者治疗后一周内腹部症状改善,44.4%的患者在随访至少12周内AAD好转无复发且能够离开ICU生存; 4. 38.9%的患者发生FMT相关的不良事件,无FMT相关的感染、死亡等严重不良事件,8例患者死亡均与FMT无关。...

FMT 的途径可以分为上、中、下消化道途径。从上消化道和中消化道途径施行FMT,部分患者心理上难以接受,并且可能出现反流误吸的风险。下消化道途径中,从结肠镜施行FMT不利于重复操作,且患者难以控制输入的菌液;灌肠虽然能满足多次FMT治疗需求,但是菌液只能覆盖直乙结肠,限制了输入的菌液体积,且不适合直肠保留菌液有困难的患者。经结肠TET在一定程度解决了FMT输入途径的局限。患者可方便多次从结肠途径接受新鲜FMT,同时,针对部分肠道病变广泛的UC患者,可实现全结肠给药(包括美沙拉嗪灌肠液、激素、中药等),让药物治疗范围和疗效实现最大化。...

2019年1月,我们团队首次报道一例利用粪菌移(FMT)植治疗的Good’s 综合征案例,患者为一名73岁的女性,入院时已经切除了胸腺瘤。仍然苦于迁延不愈的腹泻、肺炎和严重的低蛋白血症。过去,唯一的治疗选择只有反复的静脉输注免疫球蛋白和白蛋白,周期短,医疗成本极高。而在经过经鼻空肠TET管行FMT治疗后,患者的腹泻症状得到了明显的改善。并且能够通过规律的重复治疗,维持疗效。期间患者接受静脉免疫球蛋白和白蛋白输注的次数也相应减少。这是过去没有意料到的。而且患者虽然存在免疫缺陷,但FMT治疗没有带来新发的感染,反而成为了一种以腹泻为症状的GS的替代疗法。...